栗子

关于双花

303番使徒:

只是一些关于双花的感想而已
我又一直觉得这对CP其实是很暖心的,但是貌似这种说法有很多人都觉得不太能理解
我试着描写了一下当时看到孙哲平跟张佳乐说“加油”时的那种感动
然后,这大概就是我对双花的概念
 

孙哲平离开了。


孙哲平什么都没说,甚至连“再见”都没给他留一句就彻底地消失在他的生活里。真是残忍啊孙哲平,于情于义都没给自己留一个念想。但是这么多年同出共入的交往又让张佳乐觉得这样才好。孙哲平就是要这么潇洒利落干脆果断,才是他认识的那个飞扬跋扈不可一世的臭小子。所以张佳乐觉得孙哲平还是那个孙哲平。繁花血景的默契让他深谙自己应该懂的话需要明白的事和即将承担的责任。


孙哲平向来不喜欢啰啰唆唆的言情剧情节,比起用嘴说男人用行动来表达思维就好了。张佳乐读透他的每一个细微的表情不意的动作翕动的眼神,理解了,所以后来疯了。


张佳乐始终坚持自己的双肩上除了百花的希望冠军的目标,还扛着孙哲平的遗憾和期待,这是比前者更加沉重的责任。他有义务也必须独自一人创造出两个人的胜利,连带着孙哲平的份一起。


啊,说起来多好听多动人啊,“我不会放弃,会连带着你的份一起努力”好像就是这么一回事,言灵这种东西是真的存在的吧,说得多了自己也就相信并付诸实践了。


搞什么呢这是,整的跟孙哲平嗝屁了一样。


但是,看吧,就算是漂亮话也有人能做到,叶修就办到了。


而且张佳乐并不觉得孙哲平会那么想。


他也在跟对方赌一口气。他不希望孙哲平某天随意在哪个纸页上看到百花发展得不好的消息,一点点的负面消息都不能有。


他手上握着的是孙哲平的荣耀,他哪有资本输。不能落败,那就一直赢下去好了。


所以张佳乐疯了。他把自己活生生地逼成了游戏机器,在人前在聚光灯下在记者们眼花缭乱的闪光灯海里,撒泼耍宝大呼小叫豪气干云仰天大笑,简直都快成了新一代敬业偶像。




但是孙哲平看得到,那些阳光灿烂明亮耀眼的笑容下,张佳乐那张泪肆横流满目疲倦悲伤到嘶哑无声的脸,血淋淋的赤裸裸的,触目惊心,慑得他出了一手心的汗。


他在张佳乐的心里拉了一根名为“冠军”的弦,张佳乐把它绷得死死盯得紧紧的,他又在他离开的那天亲手把这根线套在了张佳乐的小指上,张佳乐使劲地隐忍努力不要命地发奋往前冲,不闻不问不管不顾把这跟钢琴线一圈一圈缠满全身,密不透风得像一个无坚不摧的茧,裹得他的心几近窒息。他是那只在黑暗中飞行的瞎了的飞蛾,除了烛台的光芒他眼里心底一片荒芜,全是惨白凄凉的白色戈壁。


孙哲平意识到离冠军越近张佳乐就越危险。因为那根弦就快要断了,那道超载负荷的堤坝就快被后面汹涌奔腾的洪水猛兽冲垮了。


孙哲平焦躁不安,他无法想法张佳乐空洞的瞳仁里印出一片麻木的光景,他亲手遮住了他眼里的星辰再毁了他整个宇宙,只是念及此他就头皮发麻。


该死的张佳乐,恨死你这么懂我了。这样我怎么把你的快乐和你的美好还给你。


所以后来。


看吧,张佳乐拿了亚军,那根弦断了。




他看着那个亮澄澄的奖杯,觉得自己好像做了一个夏季午后特有的绵长朦胧的梦。梦里的一切都那么不真实,每个人都虚伪的对他笑,带着面具表扬他“乐乐真棒啊又超常发挥了”,他心虚着急地满世界乱跑,无头苍蝇似的到处冲撞,心慌。整个人都像被什么挖去了一部分一样不完整,空落落的,他找不到那个严丝合缝的缺失版块,急得手足无措逮着什么都往里塞,却无论如何也填不满。


他要哭了,但是他哭不出来。


到底什么不见了呢?明明是那么重要的东西却想不起来了。


醒过来的他怔怔地上台,然后宣布了退役。



是孙哲平啊,他把他的荣耀输掉了。真是难看死了,他丢了自己也没了孙哲平,他什么也没有了。




孙哲平站在张佳乐的对面,等着他过来砍他。


张佳乐复出了,加入了霸图,他说是为了冠军。粉丝们褒贬不一,但那都不重要了。


他欠自己一个期待。


他总是在回应孙哲平的那些他妄想的、又十分肯定是暗示给自己的、加诸在自己身上的责任,发了疯似的打游戏没日没夜的复盘练习。


那是他们的冠军,他没能拿到也输了所有。


那他该为自己拿一个冠军了。


他欠孙哲平一个冠军,更重要的是他欠自己一个属于张佳乐的冠军。


所以他执着得可怕,却又坚韧得可敬,云淡风轻地继续拼搏。


回来了,带着平静的笑容。




繁花血景已成绝唱,那个没有孙哲平却全部都是孙哲平的地方他失去了踏入的资格也不想再踏入了,所以他把孙哲平和张佳乐最美好的东西还给百花。


那是属于我们的百花,希望你好好的所以选择不打扰。




孙哲平复出了,加入了义斩,为了继续打荣耀。


无法承受高强度训练的左手再也带不起百花缭乱的一个节奏,那是张佳乐最宝贝的东西,他最珍惜的事物,如果给不了你最好,那就把它最初的完整模样还给你。静默地守护是我能给的所有温柔。


所以孙哲平跟记者说,我乐意。


孙哲平和张佳乐的过去,他用尽全力去维护,当然只能是这一个理由。




张佳乐是疑惑的,面对分别之后就杳无音讯一面未见的多年好友曾经拍档,他不懂他的选择到底对不对。


看起来孙哲平似乎对冠军没有他当年以为的那么执着,那么这全部的经历真的都只是他的一厢情愿吗。


张佳乐从来不敢说他了解孙哲平,但就跟江波涛明白周泽楷一样,他从来没有误解过孙哲平,他甚至懂孙哲平复出的那三个字里的深刻含义。那么,现在站在场上跟自己针锋相对的人,到底被岁月改变了多少?




而张佳乐却还是那么好懂,至少在孙哲平的眼里。他困惑不解难以置信无法下手,他还纠结在过去的自己。


孙哲平觉得这趟比赛是真的来对了。


他亲手给他系上的结,他来给他解开。


我亲爱的笨乐乐傻乐乐,拿个冠军好吗?金灿灿的奖杯上刻上你的名字,“张佳乐”多好听多漂亮的三个字。




张佳乐,拿冠军去。




再睡一夏的重剑挥下的瞬间,张佳乐突然懂了孙哲平出现在这里的理由。



 啊,这样呢,对不起。把你看的太重要所以忘记了自己反而让你担心了。


我最该想到的一点不是“连孙哲平的份一起努力”而是“好好努力给孙哲平看”对吧。


只要我站在场上,繁花血景就是我们俩个人的绝技。


因为我在,所以你也在。




张佳乐欠自己一个期待,一个属于他们两个人的荣耀的冠军奖杯。


现在他要出发了,去拿回自己丢失的东西。那既不是“孙哲平”也不是“第一”,是署名“张佳乐”的荣耀。




再睡一夏倒下的瞬间,孙哲平平稳低沉的声线透过耳麦传过来,却意外的并不失真。他补上了,欠张佳乐的一句期待,几近压垮他最挚爱的亲友的一句期待,虽然迟到了好多年但好歹最后终于还是传达到了。




未来的路也许并不能伴你左右,但你知道,只要你想,我总在你触手可及的身旁。




“加油。”


“嗯。”





加油,张佳乐。

评论
热度(46)
  1. 栗子303番使徒 转载了此文字
回到首页
© 栗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