栗子

【五期中心】有伴儿!

黄初:

周泽楷生贺,小周生快!


五期全员友情向,轮回其他人友情向,CP是周江,可当粮食可当无差。


 


1


在五期大家庭中,周泽楷曾经是最特殊的一位,这倒不是因为他是场上最屌的新人,也不是因为他天生害羞的性格,而是因为他——


没伴儿。


第五赛季还没开打,方锐就猴急地建好了同期QQ群,并火速将同队的阮永彬、在蓝雨青训营时称兄道弟的宋晓加了进来。接着,虚空的李迅搞到了群号,他刚一加入就要了管理员权限,顺道把同队的吴羽策直接拉进群。


“嘿,咱仨ID都带鬼。”群成员扩展到5人后的某天,方锐看着列表上亮着的鬼迷神疑、鬼灯萤火、鬼刻突然发了个感叹。


“诶等等!阿策上次咱去队长那儿填表不是看到了新注册的选手吗?我记得还有一个叫……鬼什么才?”李迅在群里弹吴羽策,他记得那个叫鬼什么才的并非因为人家也是“鬼”,而是人家也是刺客。


“不知道。”吴羽策话少,加群以来说得最长的一句话就是“我是虚空战队的鬼剑士吴羽策”。


“鬼魅才,雷霆的刺客。”宋晓冒泡。


“对对!就是他!”李迅一拍大腿,“你也偷看你们队长的文件了?”


“那倒不是,我们队长和他家队长好像关系不错,昨天训练时还提到他来着。”宋晓说完发了两颗黑色的心脏,附图片说明:你们懂的。


“叫方学才是吧,还是我本家呢,马上拖进来。”方锐在职业选手大群里向雷霆的刺客发了好友申请,很快,五期群里便又添新丁。


“刺客还有一位哟,霸图的新季冷。”方学才挺中规中矩的一人,进群后不像李迅那样话多,也不像吴羽策那般沉默,常常适时地参与大家的话题。


“大神账号诶,还是霸图的!”李迅鼠标在大群里一滑就找到了季冷现在的主人,ID亮着,手机在线。


“欢迎本群第三位刺客大大!”周光义刚一进群,方锐就开始带头迎新。


“我还有个队友,也是咱五期的,我看看他在线没。”在新人必经的爆照嘲讽洗礼后,周光义想起了元素法师白言飞。


“我去,卫冕冠军家的一来就是俩啊!”当群人数变成八时,李迅敲着键盘嚎。


“我们也有俩。”长期潜水的吴羽策突然冒泡,“也拿个冠军看看。”


“怕你们啊!彬哥说句话!咱队是不是也有两人!”方锐弹阮永彬,要拼新人人数,呼啸可是不输虚空和霸图的。


“而且我还是治疗,呵呵。”阮永彬上线,若要群内组团PK,他们呼啸有着天然的优势。


“除了蓝雨雷霆都是一队两人,争这个不如争职业。”作为势单力薄的独个儿军,方学才将话题引到了另一边,“咱群八人中有三个刺客,哈哈。”


“刺客军团的胜利!”周光义立即附和,“话说新人就哥几个?”


“好像是诶。”方锐又把大群的成员列表拉了一遍,“你们还有认识的同期吗?”


“没了吧,反正我们法师系没了。”白言飞挺注意法师职业的,据他观察,这职业目前没有其他新人了。


“格斗也没。”宋晓翻了翻联盟格斗职业群,确定新人格斗只有他一人。


“圣职就我。”阮永彬也看了他所属的职业群,随之得出与宋晓相同的结论。


“暗夜肯定是没了,但阿策说他们剑系还有个魔剑士,在嘉世。”李迅这会儿蹲在吴羽策的宿舍里,正打着字就听他报出了一个嘉世魔剑士的账号。


“靠,嘉世的啊。”周光义发了个地雷,“进群打死!”


“吴女士咋不早说,我看看去。”方锐弹吴羽策,还发了张人妖图。


“搜刘皓。”吴羽策回敬一张电梯猥琐男,他也是刚去剑系群看了看才知道刘皓的。平时由于某个众所周知的原因,他一直屏蔽着那个图标从没停闪过的群。


“我是最后一个?”刘皓进群后一看一串儿亮着的ID,目光停留在季冷和罗塔上:“日哦,霸图的?”


“来来来,打死他!”周光义又是一个地雷,刚好炸在刘皓的ID上。


“公共地盘禁止私斗!”阮永彬跳出来当和事佬,“好像你真是最后一个。”


“嗯,最后一个。暗夜、法师、剑系、格斗、圣职……”方锐一边回答一边数了起来,“哟,我们这一期没有枪系?”


“嗨~这是好事啊!百花那个谁不是有句名言叫自古枪系出美人吗!来来来,期草就在我们哥九个中产生了!我提名虚空的刺客鬼灯萤火大大!”李迅不知从哪儿听来一句“名言”,还非得安在人家首席弹药头上。


“闪一边儿去,肯定是我鬼迷神疑大大!”要比脸方锐哪会示弱,“彬哥晓哥来一票?”


“我们霸图的汉子不屑于参加你们的比美大会。”周光义给美字换了个加黑加粗的字体,白言飞在下面竖了一排大拇指。


“有点出息行么,目光远大点行么。”宋晓挖了一排鼻屎,“迅哥锐哥,联盟赛季末没有最美新人的奖项。”


“要比,就比谁是新人王。”吴羽策言简意赅地概括了宋晓的意思。


“反正不会是你。来,给哥投一票。”方锐发了个打脸的表情,联赛开打了两轮,八个新人都在单挑或者团队赛中露了脸,唯独吴羽策因为与战队的矛盾一直坐在冷板凳上。


“肯定是我!我要带领季冷重现上赛季的辉煌!”周光义踌躇满志,他接下的可是霸图主力账号卡。


“吹吧你,是我!”李迅不甘示弱,既然坐冷板凳的队友都有拿新人王的斗志,他又怎会输给他?


“呵呵,说不定是我。”两个刺客都表了态,方学才也勉强表个决心。实际上,他对新人王的称号倒并不热衷,比起自己大出风头,他更希望能够完满地执行肖时钦在场上的指示。


“是我是我,我可是荣耀教科书的亲传弟子。”说起新人王刘皓就特别有底气,他刚刚才接受了叶修的指导呢。


“切——”白言飞朝刘皓竖中指,霸图的汉子们怎能看新人王落入嘉世的人手中?


就这样,五期群在你拉队友我拉同职业对手的折腾中看似圆满了,可直到联赛四五轮之后,轮回的神枪一枪穿云大放异彩之时,九人才发现——


哦,原来我们这一期有枪系啊!


日,果真是自古枪系出美人呢!


靠,这个神枪居然这么屌!


 


2


很帅很屌的周泽楷被李迅拖入群的那晚,所有人都出来围观,本来就腼腆的未来枪王被跑火车的迅哥锐哥搞得更加不好意思。不过,同期新人之间总是更容易自来熟,饶是周泽楷再害羞,几个不断重复的“谢谢”、“哦”、“没有啊”、“是的”、“哈哈”也将他融合到了这个日后被业内认为“风格奇怪”的小群体中。


周泽楷很高兴有了这么一个吵吵闹闹的小群。


作为赛季初连同期都没有注意到的新人,他虽初入联盟就因出色的发挥和出众的外表聚焦了媒体与粉丝的视线,但在队里,他的日子却算不上好过——被早一届的前辈提携着挤走了队长,一上场就成了威风八面的明星。他的表现让大多数轮回的支持者看到了希望,却也让轮回内部的一些人心理变得阴暗起来:


你凭什么挤走张益玮?你和方明华什么关系?你怎么不说话?你笑什么?


被人排挤时,就连生来的温和与沉默都会成为靶子:你不说话,是因为你心中有愧;你微笑,这嘲笑的表情我们不懂?你装什么装啊,在场上打得那么张扬,一下场就跟个天真的呆子似的,谁信啊,他妈的心机周!


面对队内的排挤,周泽楷尽量避免与前辈们起正面冲突。在训练室里,他一个人坐在角落里专注练习,比赛上场时,他谦虚地走在队伍最后。他是个家教良好又头脑聪明的人,不爱说话和脾气好是他与生俱来的本性,可沉默并不意味着他什么都不知道。相反,他心底雪亮,知道谁在不爽他、谁想整他,只是他不想耽于这些“小事”——爱上荣耀之时起,他便以远胜于旁人的天赋去付出比旁人多几倍的努力,而这一切,绝不是为了在一个中下游战队里搞宫心计。


战队中,对周泽楷好的,或者说“公然”对周泽楷好的前辈只有方明华一人,他会在吃饭时和他坐一桌,会在晚上的集体练习结束后陪他再多练几次。然而,其实方明华也算是被其他队员孤立的一员,打从上赛季末他执意要留住周泽楷时,那些从二三赛季就加入轮回的“老人”们就开始找他的麻烦


对于方明华对自己的好,周泽楷自然是非常感激,而他同样感激的,还有从来不把他当“新人王最大热门”看的同期们。


混在五期群里,周泽楷的话比在公众面前多一些,他会参与每次乱七八糟的话题,比如在方锐和李迅又开始争群帅时默默来句“我才是”;比如吴羽策说“哎又被找去喝茶了”时,发一堆玫瑰、可怜、抱抱,再加一句“哥挺你”;比如霸图那两人逮着刘皓夹攻时悄悄站在刘皓一边,表示你们不要二打一,一点都不光明磊落;再比如方学才在群里分享最新鬼故事的第二天,冒泡发个“才哥,好看”。


在相互以哥相称的群里,连闷葫芦都见招学招,而他自己却不叫泽哥也不叫楷哥,大伙儿都叫他——


帅哥。


 


3


可是,这位在五期群中找到归属感的帅哥还是分明感到自己与其他九人的不一样,他没伴儿啊!


赛季过了小半程,新人们差不多已经完全融入战队,就连曾经因为职业和战队闹得很不愉快的吴羽策都渐渐成了李轩的得力搭档。反观周泽楷,他在战队中的地位稳步提高,可恶心他的人仍死性不改。在场上,他多是孤军奋战,将一个中远程的职业打出了近战攻坚与远程控场的风格,在场下,他依旧过着“没人懂”的生活,除了方明华,甚至没有人会善意地和他说话。


而在群里,他也是没伴儿的那个:方锐和阮永彬、吴羽策与李迅、白言飞和周光义是队友,没有队友的方学才与周光义、李迅都是刺客,同样没有队友的宋晓和方锐是青训营的竹马,而刘皓虽然也没有队友,但天天被两个霸图的追着打也不是队友胜似队友……只有他,没队友、没竹马、没同行,连追着打的都没有。


未来枪王偶尔有些神伤。其实,说在群里没伴儿都是玩笑话,真的让他有些“嫉妒”的是其他人在队里的生活:方锐一进队就得到队长林敬言的青睐,并很快和他磨合起犯罪组合;白言飞、周光义所在的霸图有韩文清和张新杰坐镇,他们一直严苛却有效的系统练习中在稳定又踏实地成长;雷霆是弱队,可弱队里却有能将战术掰碎了使的肖时钦,方学才这半年学到的东西可比他一个人窝在角落里练习多;宋晓出身于蓝雨青训营,蓝雨是联盟公认的气氛最好的战队,他的队长喻文州会将他放在最适合他的位置;李迅和吴羽策的性格和在虚空的境遇都不大一样,李迅能够以最快的速度融入团队,吴羽策则不然,但倔强的他遇上了一个懂他且大局观相当强的队长,如今双鬼组合已经有了雏形;最后是老被霸图二人组欺负的刘皓,看得出他野心不小,可在能力还撑不起他的野心时,他被荣耀第一人带着飞速进步,叶秋说话虽不大中听,但提点后辈时却绝不含糊……


可我呢?


周泽楷难得地发了会儿愣,回过神时才发现桌前放着一杯热开水——方明华刚才来过,他却没有注意。


捧起玻璃杯,温热透过杯壁直达手心,周泽楷转头看了看已经再度投入训练的方明华,心中说了句谢谢。


无可否认,若不是方明华当初的坚持,他便不可能成为一枪穿云如今的主人,且在队中其他前辈排挤他时,方明华亦义无反顾地和他站在一起。不过,这位第四赛季出道却并不属于黄金一代的牧师能为他做的,似乎也只有这些了。


他想有懂自己心思的同伴,他想有跟得上自己节奏的队友,他想有能指出他问题的前辈,他想有在团队赛时精心“设计”对方的心脏……


轮回有吗?方明华是一位好前辈,但——


还不够!


他周泽楷进入荣耀,不是要承人照顾,不想和人玩宫斗。他要的,是向上向上再向上;他要的,可以不是新人王,可以不是第一神枪;他要的,是总冠军!


荣耀,总冠军!


自幼,他便是善良又容易害羞的人,可谁说内向而又时常将微笑挂在脸上的人会缺一颗舍我其谁的心?


整个五期,便没有谁是不把冠军挂在嘴上落实到行动上的人。


全明星赛时,十人第一次线下聚会。那会儿,18岁的他们不知天高地厚地显摆着自己的梦想与目标,李迅甚至将这是个愿望录了下来,成为他们“新秀时期幼稚天真的约定”。


周泽楷记得,吴羽策说双鬼组合一定会让虚空站上最高领奖台;李迅说你就扯吧,虚空夺冠的第一功臣一定是我这个刺客;宋晓说他会成为蓝雨未来夺冠的关键先生;白言飞说他会跟随拳皇为霸图拿下一个又一个冠军;周光义说我会让你们亲自感受一下什么叫总决赛上的一击必杀;方锐说犯罪组合磨合完美之时就是呼啸首次拿下总冠军之日;阮永彬说你俩不要大意地上吧,记得夺冠的军工也有我治疗的一份;方学才说他会与雷霆一起越来越强,直到和肖时钦捧起总冠军奖杯;刘皓说他会成为最好的魔剑士,并以队长的身份带领嘉世夺冠。


而他自己呢?没伴儿的他又被锐哥迅哥善意嘲笑了一番,只因他的愿望,最不知天高地厚。


他说,我要以荣耀第一人的身份,为轮回拿下总冠军。


 


4


为轮回拿下总冠军。


以荣耀第一人的身份,为轮回拿下总冠军。


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愿望,周泽楷从来就没有放弃过。即使在没有懂他的队友,没有跟得上他的伙伴的时候。


而在五期群中,最懂他的是吴羽策。


那天,聚会散场之时,两人落在在凌晨的街头高唱不知名歌曲的众人后,他笑着没说话,吴羽策却“自言自语”了起来。


“赛季才开始时,我觉得我待在虚空可能没有前途,前辈们看我的眼光都像看神经病,训练时也没人理我,就迅哥悄悄跟我说话。”


“我也想过坚持不换职业是不是个错误,队里有鬼剑士了,还是队长、核心,我是脑子被门夹了才要去跟他抢主力位置吗?”


“也许换个职业,也许‘听话’一点,我就能争取到上场的机会。”


“可是,在被一再孤立和请喝茶后我却突然明白,我不是为了抢主力位置才坚持要当鬼剑士。”


“喜欢,在行,不想放弃,仅此而已。”


“李队是个很好的队长,我庆幸遇到了他。除了迅哥,他是队里第二个愿意和我一起吃饭的人。说实话,我在队里境遇的改观,其实有90%都是因为他的态度,他要说一句否定我的话,我的虚空的奋斗史就到此为止。”


“可他没有否定我。或者说,我坚持到了得到他肯定的那一天。我给自己争取到了机会,靠着他的肯定,与我那10%的坚持。”


“帅哥,再坚持坚持,说不定你等的那个人,那些人就快出现了。”


周泽楷转头看着因为说了一大段话而有些脸颊发红的吴羽策。黑夜里,两人的眼中都有着会意的光,厚厚的围巾遮住了他小半张脸,可他知道,吴羽策一定从他的眼睛中感受到了他暖心的笑。


不远处,鬼哭狼嚎般的歌声忽大忽小,在方锐、李迅、周光义的领衔三重唱中,他用肩膀撞了撞吴羽策,吴羽策在愣了一秒后又用更大的力撞了回来——刚成年的大男孩,连表达“谢谢”与“不谢”也是如此拙劣。


“你俩在干嘛?跳舞吗!”刘皓又被霸图二人组挤到了队伍的最后,一回头就看到周泽楷和吴羽策撞来撞去。


“跳舞?阿策你个叛徒!跳舞找帅哥都不找队友!”刘皓一嗓子嚎得三重奏骤停,李迅踩着夸张的小碎步脱离了大部队,一个俯冲将周泽楷和吴羽策撞开。


“我也来我也来!”宋晓被围在众人中间,他发动气功师的技能,前后左右发了四个波将方锐、方学才、白言飞、阮永彬撞了老远。


“义哥,嘉世的刘皓打我!”被撞出的白言飞贴到了刘皓背上,对方条件反射地推了他一把。


“上!兄弟们,打死刘皓算我们霸图的!”周光义立即为队友出头,跑上几步就和白言飞一前一后将刘皓夹击起来。


“打!”作为一个势要成为猥琐大师的盗贼,方锐这时不猥琐更待何时,只见他跳起一脚踢在刘皓屁股上,对方还没来得及挣扎又被跑回来的李迅圈住了脖子。


“你们这群流氓!白言飞,老子跟你拼了!”刘皓急得跳脚,无奈此时双手又被阮永彬和宋晓扣住,连方学才都作势要揍他。


“哈哈哈。”吴羽策跟周泽楷一起当起了观众,嘴角难得地扬起了弧度。


“多笑笑,策哥。”周泽楷将自己的围巾拉到下巴下掖着,他一直在笑,为刚才吴羽策跟他说的话,也为这一群以打架和互损增进友情的同期。


“嗯,咱也上?”吴羽策做了个鬼剑士挥剑的手势,虚无的剑尖直指嗷嗷连叫的刘皓。


“冲啊!”周泽楷顺着“剑”的方向跑上前去,用双手模拟的荒火和碎霜抵在刘皓脑门上,下手却是往他脑瓜子上拍了两拍。


“我操,周泽楷吴羽策,老子看错你俩了!”刘皓继续哀嚎,众人继续围殴。


而年轻人单纯的欢乐,亦在继续。


 


5


第五赛季结束时,轮回在周泽楷的带领下首次冲进前八,拿到新人王奖杯的他趴在俱乐部天台的栏杆上,想起冬夜里吴羽策笨拙的鼓励:你再坚持坚持,说不定你等的人很快就会出现了。


的确,他们与他,很快就出现了。


就在这个夏天结束之后的新赛季。


第六赛季,轮回战队经历了一次大换血,新人吕泊远、杜明加入战队,倚老卖老的平庸前辈或退役或出走,方明华经过两个赛季的拼杀,能力与意识已足以胜任战队的治疗一职。周泽楷很开心,这只年轻的轮回已然焕然一新,虽然新人们还是有些跟不上他的脚步,虽然他们多数时候还是明白不了他的意图,但没有关系,至少大家都有着相同的目标,至少大家都在为这个目标而努力。


嗯,努力就好。


如果有一个懂我的人,更好。


啊,那个懂我的人,越快出现越好。今年生日许个愿,万一他就出现了呢?


周泽楷在生日好几天前就收到了同期们的狂轰滥炸,他愉快地拆着礼物,并不知道那个懂他的人真的会在他生日不久后便如愿望成真般从天而降。


12月,冬季转会窗口一开,方明华带着贺武的新人江波涛来到了轮回。那天,周泽楷只觉得自己好开心,他看着吕泊远和杜明扑到江波涛身上,一人高喊着“妈呀波涛你终于来了”,一人大叫着“我们队长就交给你了”。


“欢迎。”他走到被队员们围着的江波涛身前,友好地伸出右手。


“谢谢。”浑身透着干净气场的大男孩笑着握住了他的手,掌心贴掌心,异样的温暖,“队长,我是魔剑士江波涛,你可以叫我小江。”


“小周。”他眨了眨眼睛,头因为不明就里的害羞而习惯性地低下。


“嗯,小周队长。”江波涛偏过头笑,眼睛却一直跟随着他的目光,“小周,我们一起加油!”


“好。”他又抬起头,蓦然想到吴羽策的话:从未真的放弃,我坚持到了得到他肯定的一天,你呢。


我从来没有放松过战斗,我从来没有退缩,我从来没有放弃过坚持。


我从来都相信,我的伴儿会出现。


出现在轮回,和我一起为总冠军努力。


“小周,为了冠军。”江波涛抬眼看进他的眸子,仿佛能读出他的心思。


“嗯。”他松开对方的手,却揽过了身边的所有人,“轮回,是冠军。”


总冠军!


 


End




评论
热度(1038)
回到首页
© 栗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