栗子

全职高手-不万能的喜剧

罗密欧酱:

不管看到什么好玩的东西方锐都想分享给林敬言。



中午吃的东西,路边看到的猫,艳阳高照的天,甚至是魏琛扔在叶修床上的臭袜子……他总是要拍下来在QQ上传给林敬言,然后附上一串哈哈哈哈和老林快看。

刚开始魏琛他们都很不习惯方锐这毛病,但陈果和苏沐橙说了,拍照怎么了,看到好吃的好玩的就是会想要分享给大家啊。

好嘛,大家都知道苏沐橙女神的微博上充斥着各种各样的食物、玩具、自拍及队员偷拍。

但问题是人家是女孩子啊,女孩子没事拿手机拍照就算了,方锐你混在里面干嘛?

方锐答,我给老林丰富娱乐生活怎么了?要不要我也给你们分享一下?

不要。

但是当他对着早餐桌上两个平淡无奇的包子一通抢拍之后,陈果也忍不住了,她问方锐,包子有什么好拍的。

“我知道我知道。”包子抢答,“这包子上沾了菜叶!”

“真的唉,难道跟菜包一起蒸的?”说话间,方锐又把照片发出去了。

过一会儿手机震动,包子手长,一把捞过来,大声念道:“我也在吃包子。”

“什么鬼,不好玩,还给你。”包子把手机扔换给方锐。

方锐叼着包子大爆手速给林敬言回了一句。叶修瞥见上面写了一句,哈哈哈哈,老林你能换点新花头吗?

这两人的沟通方式还蛮奇妙的哦。大家想。


方锐刚到N市的时候,身为队长的林敬言去接他。天热,人多,林敬言脑门上全是汗,找到方锐后掏出纸巾擦了擦,走过来要帮他提行李。

方锐挺会看人说话的,见到林敬言是这样,便拿出了猥琐的看家本领,言语调戏,把人家捧得老高,叫人家林老师,林大大。

林敬言心说这个朋友怎么回事,非常自来熟啊?

去俱乐部的路上,方锐趴在车窗边,不停地向林敬言问这问那。

“林大大那是什么?”

“玄武门呗。”

“那就是玄武门?”

“是啊。”

“咱们能去看吗?”

“能啊,先回俱乐部放了东西再说。”

“好!哎,林大大,那又是什么?”

“哪个?”

“那个!”

“……那不就是普通的楼吗?”

“哈哈,逗你玩儿呢。”

“……”

等他俩到俱乐部时,彼此性格也摸得差不多了。方锐对林敬言的称呼也从林大大擅自变成了老林。

“老林,帮我报个道,我放了东西马上下来。”方锐说着就把身份证塞给林敬言,自己背着包找宿舍去了。

刚开始,还和其他队员不熟。方锐就喜欢和林敬言走在一块儿,林敬言人好啊,只要不超过底线,别人说什么他都会同意。更何况他觉得方锐挺逗的,出口就是段子,大大丰富了他的娱乐生活。

林敬言虽然玩流氓,但人却温柔斯文的很,方锐和他玩久了就骂他斯文败类,让他去买副眼镜戴戴。这时候林敬言就会很配合的假装推推眼镜,刻意弄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

方锐就说,老林,咱们组个组合吧。

好啊。

打猥琐流?

可以。

方锐乐得不行,赖在林敬言房里孵空调。两人近在咫尺还要发短信,也是醉人。

可林敬言就是会陪方锐啊,方锐干什么他都配合,像逗哏跟捧哏,一唱一和,蜜里调油。那时候叶修还在低调做人,隐藏着自己的高阶嘴炮,因此方锐就成了联盟一横,大家都说唯一不怕蓝雨文字泡攻击的就是呼啸了。

猥琐啊,呼啸怎么就这么猥琐呢。

电竞之家的记者来采访呼啸两位当家,问他们平时怎么训练。

“就常规训练啊。”

“会花时间联系配合布置战术吗?”

“还好吧,我和老林在这方面没有特意去练,对吧老林?”

“嗯,风格很自然就成型了。”林敬言对记者笑道,“大概是因为我和方锐天生就有点默契。”

“对对对,默契。我和老林谁跟谁啊。”方锐笑着,伸手去搭林敬言的肩膀。

后来那篇采访被呼啸全队背了个滚瓜烂熟,那段时间大家打招呼,开口就问,老林是我的谁啊?然后另一个人就答,老林是我默契的小伙伴啊。

那几年方锐和林敬言吃遍了南京所有的夜市,逛过了每一个景点,去玄武门前拍照,完了方锐还把照片印出来寄回老家,给爸妈,说这是老林,我最好的哥们。

林敬言也得到一张,被他放进相框扔在寝室桌上。方锐每回上他房间玩,总要把那张照片脸朝下拍在桌面上。他拍,林敬言就把它摆正。两人乐此不疲。

后来想想自己怎么就能在大好的年华中把每一分每一秒都贡献给了林敬言这个男人呢?


林敬言走后,一段时间里方锐走路都是朝右边斜的。

赵禹哲问他怎么回事,是不是生病?

方锐说,没事没事,就是老林走了不习惯。

这跟林敬言离开有什么关系?赵禹哲觉得这个方锐愈发有病了,平时离他远远的,一门心思去找唐昊训练。方锐对着夕阳感叹,时光容易把人抛啊。然后摸出手机给林敬言发了条短信问他晚上吃什么。

过一会儿林敬言在QQ上传他一张照片,上面一桶新鲜的小龙虾。

方锐馋啊,大骂林敬言不要脸,竟然美食攻击。

一分钟后林敬言又发来一张照片,图片上一只手捏着一只剥了壳的小龙虾,在灯光的照射下,油亮发光。

那手方锐再熟悉不过了,林敬言的,此时此刻方锐仿佛能听到林敬言那听似温厚实则腹黑的笑声。

方锐气得拍了张自己的晚饭,青菜、排骨,还有一根中指。

林敬言不回他,估计是腾不出手打字了。方锐吃了饭抱着依旧没填饱的肚子回房间开小号虐菜。等了两个小时,手机又响了,拿起来一看,林敬言给他留言,说等以后来Q市了带他去吃。

这话说的,方锐在心里吐槽,怎么跟当年说要带我去看玄武门似的。

之后方锐就老跟林敬言发消息,那些在旁人看来鸡毛蒜皮的小事,在他俩这里就可以引申出一长段对话。

我跟老林就是有默契啊。方锐想。


有一年过年,方锐的家人都出国玩去了,他一个人留着没意思,便打电话问林敬言在不在家。

林敬言在包饺子,用肩膀夹着电话说,在啊,要不你过来呗。

好啊好啊,我也挺久没回N市了。

挂了电话收拾行李,魏琛路过房间见他一脸淫笑感到十分惊恐,问他要去祸害哪家妹妹。

“找老林!”方锐乐道。

“我靠,见个林敬言,至于这么开心吗?”

“老魏,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方锐摇手指,忽然拿腔拿调地用粤语念了一句,“我对老林,这一生哪个可比。”

魏琛可给恶心坏了,等方锐走后给陈果他们吐槽,包子听后更是高唱了一晚爱在记忆中找你。

林敬言的父母方锐都认识,进门叔叔阿姨一通叫,放了包就直接进厨房帮林敬言打下手。

林敬言本来就会做菜,这几年退役在家更是练了一手好厨艺,一顿年夜饭愣是被他折腾出了十几个菜。方锐故作惊讶,说林大大你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啊。

“又管我叫林大大了?”林敬言也习惯了他的套路,淡定地切番茄。

“那必须啊,喊你老林太不尊重了。”

林敬言笑着摇头。

厨房里水汽蒸腾,淡淡的白雾中,林敬言的眉毛温柔地弯着,方锐站在一边傻笑,觉得一切都挺好的。

就是挺好的。他和老林,老林和他,默契。

“老林。”

“啊?”

“我饿。”

“出息呢,方锐大大。”

“呵呵。”


之后过了很久,有一天方锐照常给林敬言发消息。林敬言突然回了他一句,你猜我在干嘛?

“干嘛?”

“相亲。”

“我靠?!”

“嗯,马上看电影了,回去和你说。”

然后就没回应了。方锐捧着手机,脑袋里像被人在耳边敲了下锣似的,嗡嗡作响。他兀自站了会儿,直到苏沐橙在训练室里喊他。

方锐小跑上楼,把手机给苏沐橙看,笑道:“沐橙你快看,老林竟然在相亲,哈哈哈哈。”

苏沐橙像看神经病似的看他。

方锐快笑死了,说他好想看直播。

“方锐你没事吧?”

“没事啊。”方锐笑到脱力,瘫在椅子里,“哈哈,咱家老林可真出息。”

后来方锐回房间找东西,把床底下的杂物翻出来,看到里面有本很久以前的电竞之家。随手一翻,赫然是当年自己和林敬言的那篇采访。

配图是自己和林敬言站在一起,手挽着手,抬起腿,做两人三脚状。

不知怎的,脑海里竟浮现出很久很久以前,他俩在玄武门附近的戏曲培训班门口听到的一句唱词。

“你若烦恼我耽忧,你若露齿我先笑。我和你同桌吃饭同床睡,象一母所生的亲同胞。实指望亲亲热热直到底,总见得我俩情谊比人好。”


END

评论
热度(1160)
回到首页
© 栗子 | Powered by LOFTER